首页-新闻中心-媒体资讯
高端访谈 徐和谊:面对AI时代,北汽的“超车”之路如何走
(转载自《中国汽车报》)
发布时间:2017-09-25

访谈嘉宾:北汽集团董事长 徐和谊                    访谈主持:《中国汽车报》社社长 何伟

       “AI技术将对汽车工业产生巨大影响,推动行业变革。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未来汽车产业的发展必须抓住第三次技术革命的机遇,因此,要从现在开始高度重视,全力以赴地抓。”
何伟:

       当前,汽车行业正在经历一场技术变革,在这场变革中,新技术带来的冲击之大、速度之快是前所未有的。中国的传统车企如何面对这场技术变革?北汽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积累了一定先发优势,怎么在这种优势基础上,更进一步?
徐和谊:

       汽车行业当前正面临一场巨大的变革。从技术路线上来看,我认为有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持续了一百多年的传统汽油机时代,这一时期非常漫长。
       第二阶段是新能源时代,只用了四五年的时间新能源汽车就从当初的乏人问津到今天的如火如荼,速度之快是我们始料未及的。新能源汽车这个阶段的发展与党的十八大所倡导的绿色发展理念息息相关。这几年我们身处其中,尤其是自主品牌成为市场主体,推动了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强劲发展。新能源汽车的重要性也逐渐被各方认同,成为我国新的战略性新兴产业。
       当第二阶段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还没有完全成熟的时候,更让人始料未及的是,第三个阶段的技术革命强势来袭,即以AI技术为代表的智能化。
       综观这三个阶段的技术变革,北汽抓住了第二阶段的机遇,积累了先发优势,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是,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未来必须要抓住第三次技术革命的机遇,因此,要从现在开始高度重视,全力以赴地抓。因为AI技术的发展将对汽车工业产生巨大影响,推动行业产生变革。

       “我预计,到2022年或2023年,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的市场份额一定会远远超过跨国公司在华产品的市场份额,有望占据2/3,打下大半个江山。更重要的是,那时候的产业发展将不再靠政策扶持,而是完全市场化的结果。”
何伟:
       在以AI技术为代表的智能化时代,我们和国际先进水平差距并不大,但是我们在传统内燃机领域毕竟基础比较薄弱,要想在未来的竞争中不再次落后或同步、甚至赶超,显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徐和谊:
       如果说,我们的新能源汽车和国际先进水平处于同一个起跑线上,那么,AI技术方面我们目前并不落后,而且在资源上也有优势。发展新能源汽车是我国汽车产业由大到强的必由之路,如果我们再搭载上智能化,将会以更快的速度实现由大到强的目标,缩短进程。
       但是,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一定要充分重视智能化的作用,现在汽车行业对此的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甚至有人认为智能化是高档车、豪华品牌的事,中低端产品没必要智能化。这是完全错误的,这从智能手机的发展中可以得到印证。今天在中国市场无论是什么价位、品牌的手机首先都必须是智能机,否则将失去市场。未来,汽车也会如此,如果只单纯地生产传统汽车,在中国将很难生存下去,所以我们一定要抓住智能化的机遇,提早布局。同时,当今社会的消费升级速度越来越快,智能化不仅局限于乘用车,商用车也需要智能化。

       与此同时,中国自主品牌汽车有望借助智能制造乘势而上。2015年,我国提出《中国制造2025》,汽车业在其中承担领头羊的角色,要有重大贡献。当时,业内压力很大,担心不能如期实现。可是近两年,我观察发现,以现在的势头,不仅能实现还有望提前实现。
      为什么这么说?首先,在传统内燃机汽车领域,自主品牌进步非常快,而且不是短期的,不是一两家企业的行为,也不是靠政府、政策的拉动,而是靠产品、品质实实在在的提升实现的,各家企业都在稳扎稳打、实实在在地推进自主品牌集体向上;其次,借助传统内燃机技术的进步,新能源汽车领域也有了支撑,发展得更快,产品也更有竞争力。我预计,到2022年或2023年,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的市场份额一定会远远超过跨国公司在华产品的市场份额,有望占据2/3,打下大半个江山,合资品牌、跨国品牌占据剩余的1/3,我对此充满信心。更重要的是,那时候的市场将不再靠政策扶持,而是完全市场化的结果。
      到“十四五”后期,如果我们的产品搭载上高度智能化技术,还将如虎添翼,甚至可能做到“我有他没有”,而不是“他有我也有”。为什么说我们在智能化方面会有更好的发展,因为中国的IT和互联网这两大行业发展得都非常好,走在世界前列。再加上我国特殊的国情,这两大行业恰恰不是以国有企业为主,而是以混合所有制为代表。一大批“70后”、“80后”在这两个行业成为领导者,他们大多接受过高等教育,是最具创新活力的企业家。他们体制活、人员素质高,很具代表性,活力无限,都给这两个行业带来创新性活力,同时也为我国智能汽车发展提供了必要支撑。

      “过去,我们的技术进步更多靠硬实力,但随着AI时代到来,硬实力的作用在减弱,来自编程、软件开发等IT和互联网领域的软实力越来越重要。而传统车企在这些领域没有人才储备,必须依靠IT和互联网领域的力量,两者协同创新。”
何伟:
      随着新造车势力的闯入,我们欣喜地看到,汽车行业迎来一股创新活力,但这种活力一时还无法真正转变成生产力。同时,国有企业创新活力差的弱点似乎正在阻碍创新,怎么让新旧结合,为汽车行业带来创新发展,是我们必须思考解决的问题。
徐和谊:
      这也是当前我国国企改革面临的艰巨任务,而且时间紧任务重。近年来,互联网造车不断进入汽车行业,尽管他们现在影响力还非常有限,也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实际贡献,但在汽车行业中起到了很好的鲶鱼效应,为汽车行业的协同创新拉开帷幕。
      汽车行业是攸关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伴随着新中国的成立,已有60多年的发展历史。同时,以国有企业为主的汽车业,像其他行业一样面临国有企业改革的重任。我们面临着繁重艰巨的改革任务,这其中最困难的就是国有企业一些固有观念制约了我们创新发展的步伐,尤其当前全球汽车工业又进入技术大变革的时代,我们要追赶上这场变革必须创新,从观念理念转变开始,改革机制体制。恰逢此时,鲶鱼效应出现,带来协同创新,为汽车行业带来创新发展的新风。

      为什么说协同创新如此重要?在汽车领域,过去,我们的技术进步更多靠硬实力,但随着AI时代到来,硬实力的作用在减弱,来自编程、软件开发等IT和互联网领域的软实力越来越重要。而传统车企在这些领域没有人才储备,必须依靠IT和互联网领域的力量,两者协同创新。
      在这一过程中,大型国有车企集团特别是领导层必须解放思想、转变观念,联合各方资源,因为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挑战却不小。北汽地处北京,在地域上占据了优势,北京也有这方面的资源,但相比深圳的科技创新活力还有一定差距,不过我们也正在调整,制定长期发展规划,厚积薄发。

      “在发展自主品牌的过程中,我们一定要坚定,不忘初心,不能因为一时的困难而动摇。自主品牌在建设汽车强国中的作用不用再强调,现在关键是行动。”
何伟:
      新技术革命为自主品牌带来了机会,但同时我们也必须面对当前自主品牌基础薄弱的现状。尤其是北汽,在去年取得一定成绩的同时,今年市场销量表现得并不好,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发展自主品牌我们喊了十几年,也一直在推进,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进入收获期?
徐和谊:
      在发展自主品牌这条路上,北汽起步比较晚,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但过程并不太顺利,其中,有进步,也发现了一些不足,我们正在努力调整。在发展自主品牌过程中,我们一定要坚定,不忘初心,不能因为一时的困难而动摇。自主品牌在建设汽车强国中的作用不用再强调,现在关键是行动。
      在审视自主品牌发展时,我们必须客观。在全国几大汽车集团中,北汽集团的自主品牌汽车起步最晚,但发展速度并不慢。2016年8月16日,北汽自主品牌第100万辆整车正式下线。从2011年第一辆整车问世到第100万辆整车下线,北汽集团用5年时间跨越了大多数车企需要8~10年才能走完的历程。我想这是一个值得肯定的成绩。

      当然,我们也必须面对,企业经营必须以盈利为目这一现实,任何企业不盈利都是不能长久发展的,但盈利是要有品牌做支撑的,而我们的自主品牌,现在品牌力还比较差,北汽也不例外。所以要想办法,提升产品品质、品牌,然后才能谈溢价能力。
      经过几年的努力,北汽自主已经完成“1.0时代”的积累,在这一阶段,我们以消化、吸收萨博技术为主。而现在,我们已经进入“2.0时代”,逐渐掌控了设计、制造、销售和服务整个价值链,不仅在国内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而且也开始走向国际市场。尽管我们现在一时的市场表现出现了起伏,但从产品研发和产品质量等层面我们完成了原始的积累,有了真正“自主”的东西。我们有信心,只要我们耐住寂寞,扎扎实实闷头把产品做好,把体系建好,把品牌一点点往上推,培育好,积累到一定程度,好结果自然就会呈现。我相信,“2.0时代”的北汽一定能打个翻身仗。